該專訪刊載于2011年1月《企業管理》 ,刊載時標題爲“管理進步:從學習到研究”。

 

開局之年話管理

2011,新的一個發展周期的開局之年,令人充滿期待。

在新的經營環境之下,企業如何主動在經營戰略、策略上進行調整,以迎來更大發展空間?

在本次新年筆會中,我們約請了幾位國內咨詢機構的專家進行討論。

 

從學習到研究,實踐呼喚“管理速度”

¾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總經理 趙春明  

 

我國企業管理正處于發展階段的交替期。在這個新舊交替的時空過渡中,我們的管理思維和實踐知性正在被扭動、被拉伸、被重構,在進步。然而我國企業管理進步的方式和速度,已成爲整個社會的瓶頸問題,既制約著企業實踐的水平,又制約著經濟發展目標和國家戰略的實現。

企業管理的階段性,根源于經濟發展的階段性。從主題角度看,我國經濟正從之前的“體制改革”階段,轉變爲“轉變發展方式”階段。相應的,對企業提出的管理能力要求,也從“體制改革”階段的“底層變革”能力,改變爲“轉變發展方式”階段的“頂層變革”能力。底層變革,是通過激發業務單位的積極性、通過企業內低級組織系統的改革,實現企業價值的增長,采取的更多的是放權讓利、簡單生産要素(包括物質資源、人力、能耗、資金投入)的粗放使用、市場營銷的過度化使用等一類的一般性管理手段和方式,對管理能力的要求不高,事實上,我們看到這個階段的很多企業高層,仍然可以是官員化的“企業家”。而在頂層變革階段,企業必須在更大的組織範圍內(集團或總部層次)、更高經營智慧下,謀求更高級的價值增長,比如:構造覆蓋集團的集成科技體系、建立科研成果産業化發展的機制、優化構造供應商體系以及提高供應商管理能力、升級業務模式、提升經營層次、在全球産業體系和商業環境中向更有利的位置推移等。高層領導不能再像上一個階段那樣,放權讓利以後就等著向下級業務單位要業績、收“地租”,而必須能對業務和經營有深刻理解、對組織和管理有科學認識和選擇判斷能力,當然中低層領導也同樣面臨提高管理素質和能力的巨大挑戰。

與兩個階段對管理能力要求相對應,我們的管理進步方式也必須從之前的“學習性進步”,發展爲“研究性進步”。在上一個發展階段中,我們靠學習西方的管理學知識實現整個社會的管理進步。而現階段,經濟階段的特殊主題,客觀上提出了如上文列舉的該階段的特殊“管理主題”,這些主題具有典型的中國實踐背景,從西方學不來直接可用的東西,得靠我國的管理實踐者和專家學者,用科學的思維和方法,加以研究式解決。正像一位央企的領導談到構建集團科技體系時所言:國外的模式不適合我們,我們的問題他們也一時甚至理解不了。

從“學習性進步”到“研究性進步”,這是我國企業管理發展提高的方式轉變。處在這個轉變之中的企業管理者,已經認識到中國企業管理在主題上的特殊性,對西方企業實踐的管理理論和方法已經不再盲目追捧,開始以探索的精神正面自己的管理問題,這是一個可喜的進步。但是,研究性進步要的可是真功夫,學幾本管理學書籍甚至還是一些商業性書籍就是專家、就能夠對實踐問題進行管理評點的情形,不能再繼續了。培養MBA容易,培養屬于這個社會的管理專家、甚至管理大家難。然而我國這個階段的企業管理問題,恰恰在層次上就需要這樣的一批管理專家、管理大家。

“研究性進步”方式下的管理速度問題,已經嚴重制約了我國當前階段的實踐速度。在最近的幾年裏,這個問題表現得令人印象深刻:中國最大的鋁生産商中國鋁業公司2008-2009年虧損120億,只有被迫大量破産關閉之前收購的大型鋁生産企業,——通過低水平收購兼並的發展方式,終究難以持續。中鋁公司的事例,不僅說明了戰略制定和經營管理問題的重要性,更是對國家強調轉變企業發展方式的最好注腳。然而,在企業轉變發展方式上,實踐上雖然做出了很多努力,但還是收效甚微,這還是與管理的瓶頸問題有關。如:爲了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進而實現國家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目標,國資委加大推進科研院所向大型央企的重組,2009年和2010年分別將其直管的中國紡織科學研究院、中國生物技術集團、長沙礦冶研究院、上海醫藥工業研究院、上海船舶科學研究所分別重組給中國通用技術集團、中國醫藥集團、中國五礦集團和中國海運集團;截至2010年9月,共分四批認定540家創新型企業(試點);截至2010年11月,分17批認定729家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投資建設的141家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有近120家依托在轉制科研院所和企業。國家在行動上已經幫助企業建立起一定的科研物質基礎和人力資源基礎,但是,至今爲止,有哪一家企業實際構造出了有效的企業科技體系?甚至連構造的有效思路都還普遍沒有形成。集團科研組織體系、科研投入和管理模式、産業轉化的機制等等,都是管理問題,實際制約著企業向創新型企業轉型的實踐。

如何提高“研究性進步”方式下的管理速度,已經成爲與“如何提高我國企業的科研創新水平”、“如何轉變我國經濟的發展方式”、“如何提高我國企業的經營層次”等同位性的問題。從一個管理咨詢顧問實踐感受的角度,我認爲企業界部分人士的一些基本認識性前提需要盡快改變——來自學習性進步階段對管理的粗淺認識要改變,要改善對管理的科學態度和科學精神,提高對管理的科學認識水平。實踐中我經常遇到這樣的企業管理者:“根據MBA教材,這個問題應該這樣這樣……”,甚至在PPT上還斷章取義的引入一段菲利普.科特勒或邁克爾.波特等西方管理專家的話來證明自己的想法。現實中這樣的人不在少數,是上一個階段的管理進步方式誤導和簡單化了他們,在他們那裏,管理只是概念和條文化的知識,而非有曆史過程、有問題意識、有思維特征和研究方法的專門化的“科學”,也需要嚴謹而誠敬的研究式訓練。如果我們能改變這些認識,改變被西方普及性管理學知識粗淺學習所“簡單化”了的管理思維模式,對于正在面對的特殊管理問題,能夠專題化、研究式的加以對待,那麽,我們才有可能從起點上轉到這個階段所需要的管理進步的正確方式上,才能形成匹配于我們這個時代的“管理速度”。

 

 

  了解更多理論、知識、案例等最新研究,

  請加微信公衆號“FUTH企業創新發展”,

  免費獲取複斯公司企業創新發展研究。

 

 微信號:FUTH-CXFZ

         地址:上海市浦東銀城中路68號時代金融中心22樓   郵編:200120 

         電話:021-55951999(總機)  傳真:021-559529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1999-2015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