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文發表于2005年8月22日

《中國經營報》

   該文發表時標題爲“走出有量無利的困境”

 

中國高技術産品生産企業如何走出"有量無利"困境

¾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高級咨詢師 李利

 

    內容摘要:高技術産品,理應存在較高的盈利率,即使不是很高,也不應該遠低于其它一般行業平均盈利水平,更不至于虧損。而中國高技術産品生産制造企業,目前卻普遍存在“業務規模大而盈利水平低、甚至虧損”的“有量無利”問題。

 

上海東輝電子有限公司(化名,以下簡稱東輝電子)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原是一家國營電子管廠,九十年代初,在國家大力推進高新技術企業發展的政策支持下,先後從美國、日本和韓國引進多條液晶顯示器件及模塊(LCD、LCM)生産線,主要爲松下、NEC、DELL等國際著名跨國公司提供液晶顯示配套産品。短短十多年時間,公司銷售收入從1993年8000萬元猛增到2004年40多億,加工生産産品種類多達上千種。

東輝電子十多年間銷售規模增長了50多倍,但主營業務的盈利水平卻在絕對下降,甚至虧損。93年公司銷售收入8000萬時,利潤接近380萬,盈利率爲4.7%;到2000年公司銷售收入突破20億元的時候,當年盈利只有6000萬,主營業務盈利率爲2.8%;2003年在投資第五代液晶顯示器生産線之後,2004年主營業務利潤率更是下降到只有1.47%,遠低于其它行業的一般盈利水平;更爲嚴重的是,2005年公司預計將出現高達2.5個億的虧損——這相當于東輝電子以前四年的盈利總和。公司面臨嚴重的生存危機。

東輝電子存在的銷售規模大、盈利水平低這種“有量無利”的現象在中國決不是個例。中國高技術産品制造企業普遍存在“量大利微”甚至虧損的問題。第二次全國基本單位普查統計資料顯示,高技術産業雖然産值規模增長迅速,但普遍盈利水平低下,産業增加值率比技術含量較低的一般制造業還低1.2各百分點(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普查中心)。據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統計,以滬深兩市電子、信息制造業爲代表的10家上市公司爲例,清華紫光、方正科技、大唐電信、南京熊貓、京東方、超聲電子、彩虹股份、波導股份、兆維科技、華東電腦等十家上市公司,2003年十家公司的總銷售收入爲 406.2億,比1997年增長了近3倍,但利潤總額爲8.08億元,比97年利潤總額減少2億元左右,主營業務平均盈利率僅爲1.99%,其中,有三家企業虧損,兩家企業處在虧損的邊緣。

    高技術産品,理應存在較高的盈利率,即使不是很高,也不應遠低于其它一般行業的盈利水平,更不至于虧損。爲什麽中國高技術産品制造企業卻普遍存在銷售規模大而盈利水平低、甚至虧損的“有量無利”的狀態呢?

一、高技術産品的承接生産周期和特殊盈利規律

高技術産品首先在源産國渡過發展初期和成長期,在成長期後期,隨著價格競爭加劇,源産國開始向低成本生産國家轉移該技術産品的生産——這是高技術産品的一般生産規律。我國在許多高技術産品上都不是源産國,所以目前我國的高技術産品生産企業,除個別外,都是在這種規律背景下存在著的企業,因此准確的說,我國的高技術産品生産企業實爲“高技術産品承接生産企業”詳見複斯研究成果《 企業管理》2010年第三期特稿非類趨向戰略:向創新型企業轉型的行動框架。高技術産品的承接生産,有特殊生命周期——爲了和技術産品完整的生命周期區別開,本文將其稱爲“承接生産周期”。高技術産品承接生産周期也有四個階段組成:高技術産品承接初期、高技術産品承接發展期、高技術産品承接成熟期、高技術産品承接淘汰期。與承接周期相對應,高技術産品承接生産存在特殊的盈利規律,正是特殊的承接生産周期和與此對應的特殊盈利規律,使得我國許多高技術産品生産企業盈利能力十分微弱。

1、高技術産品承接初期,初始投資規模大,學習成本高

高技術産品的承接初期,雖然承接企業不多,但不同于該産品生命周期中的産品市場投入期,承接生産的企業不可能采取高定價策略賺取因技術的壟斷性帶來的高額利潤,而同時,作爲高技術産品的承接生産企業,又需要在該階段投入較多的技改投資以及付出較高的學習成本。高技術産品生産制造一般要求投資的“門限值”非常高,少則幾億,多則幾十億。高昂的初始投資必然帶來較高的資本融資成本和折舊成本(高技術産品制造企業通常采用加速折舊)。同時,由于自身的技術與承接的産品技術之間存在較大差距,從産品設計到制造,需要一個較長的學習、掌握過程,這期間需要發生很多學習成本,包括教育培訓、生産過程中的材料浪費、廢品、研發試制品等。因此,對于承接企業而言,承接初期難有盈利。

2、高技術産品承接發展期,産品進入高收益期,但持續時間很短

高技術産品承接發展期,一方面承接企業的生産能力迅速上升,一方面熟練掌握了生産技術,學習成本顯著下降,同時初始投資形成的折舊成本也略有降低,所以該階段的盈利水平會迅速提高,是該産品的高盈利期。但是,在承接發展期,隨著國際采購的迅速轉移,原來國際上生産同類産品的制造企業也開始將生産線大規模向低成本制造國家轉移。此時的轉移與承接初期的轉移顯著不同:在承接初期,承接企業通常購買新設備、組裝生産線、並進行生産技術學習,形成規模的生産能力需要一段時間;而到了發展期,此時的轉移更多是國外工廠的搬遷,承接國的生産投資可簡略爲土地、廠房投資,即使需要學習,時間也較短。因此,該技術産品生産向低成本生産國家迅速轉移的結果,導致該類産品的競爭迅速進入到價格競爭階段,産品價格在短短時間內成倍成倍的下降。因此,對于承接企業而言,雖然産品進入高盈利期,但無奈該階段太短,實際能帶來的利潤額有限。

3、高技術産品承接成熟期,價格競爭劇烈,産品盈利率持續走低

    在承接成熟期,承接國的供給能力迅速出現過剩,承接企業之間的價格競爭加劇,産品價格開始快速下跌;與此同時,隨著供大于求,采購商的談判地位也得到提高,進一步壓低價格,擠壓業已微薄的産品盈利空間,産品的盈利率持續下降。因此在承接成熟期,雖然承接生産企業的業務量很大,成本控制能力也很強,但因價格競爭的緣故,盈利率再次很低。

4、高技術産品承接淘汰期,技術變化導致沉沒成本巨大

高新技術産品具備一個顯著特點,即技術變化快,産品生命周期短。以芯片行業爲例,産品生命周期不超過18個月。一旦客戶的産品在較短的時間內升級換代,或者研發出另一種新的技術替代産品,對原配套産品的需求就會迅速萎縮,甚至爲零,這將會給基于原産品承接生産的企業帶來巨大的沉沒成本。承接企業很可能只回收部分投資,市場就已經萎縮了,更有甚者,設備投資尚未完成,産品尚未下線,該類技術的産品就已經被淘汰了;並且,由于高新技術産品生産制造設備存在很強的專用性,低代技術生産線設備很難進行技術改造生産加工新一代技術的産品,或進行其它用途的轉移,因此,原投資的生産線要麽大量處于閑置狀態,要麽處置以後的殘值很低。技術變化越快,沉沒成本就可能越大。因此,在承接淘汰期,因巨大的沉沒成本之故,該階段的産品盈利性更差,甚至表現爲嚴重的虧損。

從一個高技術産品的整個承接生産周期看,承接初期和承接成熟期的盈利率很低,承接成長期的盈利率很高但時段又很短,所以,前三個階段的平均盈利水平不會高,如果加之承接淘汰階段形成的沉沒成本,整個産品承接生産周期的平均盈利水平就更進一步微弱,甚至虧損。一個企業如果在一個高技術産品上完整的經曆上述四個階段,並且在每個階段內又沒有采取有效的投資和經營策略,即完全在承接生産周期及其特殊盈利規律的影像下從事生産經營活動,那麽,就必然擺脫不了“有量無利”的命運。我國許多高技術産品生産企業,要麽對這一規律缺乏深刻認識,要麽缺乏必要的應對策略和相應的方法、工具,能有意識的識別和適應這一規律的企業不多,所以,“有量無利”成爲了這類企業的普遍現象。下面結合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爲一個客戶(化名爲東輝電子)提供管理咨詢服務的真實案例,對高技術産品承接生産企業“有量無利”的原因進行進一步揭示 。   本文未完[點擊繼續閱讀]

 

 

 

  了解更多理論、知識、案例等最新研究,

  請加微信公衆號“FUTH企業創新發展”,

  免費獲取複斯公司企業創新發展研究。

 

 微信號:FUTH-CXFZ

         地址:上海市浦東銀城中路68號時代金融中心22樓   郵編:200120 

         電話:021-55951999(總機)  傳真:021-559529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1999-2015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