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文發表于2016年4月20日《光明網》經濟頻道要聞版 

 

産研結合:我們忽視了什麽?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

 

近日三部委聯合印發了《國有科技型企業股權和分紅激勵暫行辦法》,于2016年3月1日開始實施。這對促進企業創新發展將産生積極作用,但需注意的是:該政策是從激勵角度解決“願創新”問題,而實際創新發展仍需企業自身加大探索和改革力度,進一步解決“會創新”問題。“會創新”問題長期困擾我國企業創新發展,集中體現在“産研結合”這一創新發展的核心實踐命題上。産研不能有效結合,不僅導致創新産業無法形成,更導致剛形成起來的創新産業無法持續發展,投入巨大,卻昙花一現,穩不住、長不了、留不下。

 

上世紀90年代,轉制科研院所迫于生存壓力,利用長期積累的科研成果向市場找飯吃,從今天看,也算是我國企業創新發展的早期實踐。從産研結合的組織模式看,經曆了三個發展階段:最初,各個院(所)在二級業務單位下陸續成立多個産業公司,但多是生産銷售主體,科研資源仍留在院所。由于産研難結合,缺乏發展後勁,加之分散發展、作坊式經營,到2005年前後這種粗放的産業化發展模式走到了盡頭;于是,大部分院所都被迫對子公司進行清理整頓,由院所本級集中實施産業化發展,並將科研團隊打包進産業公司,嘗試新的産業化發展模式。但從近十年的情況看,産研結合問題仍然沒能得到解決——實際上,原科研團隊一進入産業公司,很快就消解了(有些成爲管理人員,有些成爲生産和銷售的技術支持人員),失去了研發功能。結果花費巨資形成的技術成果和創新産品,投入運營後仍只是一代技術、一代産品,走不開、走不長、走不大;現在,有些院所針對重點産業化公司,重新在院所內成立相應的研發機構(技術中心或工程研究中心等),試圖對口支持,但執行效果很差——早期老模式下的産研結合問題依舊存在。與此同時,一些科研院所還在院所內繼續梳理技術成果、尋找産業化項目,以及加強思考和探索産業化發展模式這一困擾已久的管理課題。

國有大型企業集團公司的情形與之相似,只是起步更晚些。從早期由各科研機構和子公司分散創新發展,到現在嘗試將下屬科研機構裏有前景的産業,連帶相關科研力量(一個專業組、甚至整個研究室)拿到集團公司層面集中發展,再到在集團層面組建、新建技術中心。除産業放大能力有一定的改善之外,産研不能結合、形成的産業不能持續創新發展問題,與科研院所下的並無二致。

新近發展起來的技術創新型企業,很多剛剛起步,企業組織尚處于以早期創業團隊爲主體的階段,正經曆著從産研混合到産研分化的組織發展過程,真正常態化的産研結合問題即將成爲企業發展的困擾——一些走得早走得快的科創企業,事實上已經遭遇了這個問題。未來,因國家鼓勵技術成果轉化和科技人員創業的政策效應,會有更多的新公司和創新産業出生,屆時,産業後續發展如何不受産研結合之困、創新發展如何走出多輪循環,將進一步成爲更多企業需要解決的問題。(産研結合問題的詳細探討,參見《産業化之痛:接不住,做不了,賣不掉,長不大》一文。)

産研結合的已有探索和新近努力,偏重在體制和機制層面,而業務和工作層面的規律和專業問題涉及太淺,一些堪稱關鍵和實質性的內容——“三大結合被嚴重忽視了!

 

産業發展與技術周期的結合:不是所有“創新”産業都能創新發展

以原始創新技術標識的技術世代和技術鏈,從出現到被替代,創新空間、創新價值和發展速度呈現明顯的階段性差異。在成熟階段的中後期,由于核心技術和大部分邊緣性應用技術在此之前已被實現,缺乏技術創新空間,且即便有所創新也難有重大商業價值或競爭力貢獻,所以,産業不再適合創新發展,技術創新型企業不應將産業定位在或保留到這個階段。

我國企業(包括轉制科研院所)以前的創新發展,以模仿或微創新爲主,形成的所謂創新産業從出生開始,實際上就已處于技術發展的中後期。這樣所形成的産業,隨著進入企業增加,客觀上不太可能通過技術創新和産品升級進行競爭,只能拼市場、拼價格、拼服務,和一般民企相比,沒有優勢。因此,往往只能在出生的早期幾年裏可能獲得較好的發展,隨民企或專于運營的同類企業出現,便逐漸萎縮,甚至很快衰敗。

産業所處技術階段過于靠後,客觀上缺乏創新發展空間,所以産研不是結合不起來,而是根本不需要或不可能結合。現在有些企業在對待這類産業的發展問題上,並沒這樣認識、更沒有在企業內形成廣泛共識,而是繼續努力在錯誤的方向上:有些感受到傳統競爭壓力之後,自知在企業管理和經營機制上做不過其它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所以按照SWOT之類的經營思維,把創新競爭更明確的定位爲該産業的競爭戰略,于是加大技術創新力度,如在院部或集團本級建立技術中心,加大産研結合的組織模式和管理模式探索等;有些則利用現有的技術進入其它産業領域,走技術同心圓型的多元化發展道路——即便走通了,新形成的産業還是處于技術發展周期的尾端,仍難逃當前産業的命運。實際上,隨著我國生産制造成本上升,定位在該階段的産業,即便只想要一輪發展機會,也越來越難找了。

 

五個成熟度的結合:科研項目、産業化項目之上,還有一級項目

産研結合是通過一個個具體的商業性創新項目得以實現的,創新項目的開展過程即是産研結合的過程。創新項目的目標不僅是形成有商業價值的技術産品,還要爲規模化運營創造條件,形成相互匹配的制造體系、市場體系、管理體系等,所以其基本任務是提高五個成熟度:技術成熟度、制造成熟度、市場成熟度、商業模式成熟度和組織管理成熟度。因此,産研結合的實質性工作是五個成熟度的結合。

當前的實踐做法下,完整的創新項目被分成科研(或産品研發)項目和産業化項目兩類子項目,然後分項提高五個成熟度:産品研發項目(或科研項目)階段,提高技術成熟度;産業化項目階段,提高其它四個成熟度。這種兩階段工作模式,本質是成果集成工作模式,不適合確定性弱的工作,必然導致創新度較高的項目出現産研結合問題——要麽科技成果熟化不夠,要麽産業化過程緩慢、放大能力低下。(五個成熟度的詳細探討,參見《産研結合的血脈:五個成熟度》一文。)

實際上,五個成熟度在提高過程中交互影響,需要相互參照和響應,必須采取過程集成工作模式,在並行方式下協同推進。這就需要將完整的商業性創新項目本身作爲一級項目加以看待和實施,不僅要有一級項目目標、項目計劃和項目組織,更要有以五個成熟度綜合推進爲內容的業務性工作,而不能只是項目管理。雖然項目過程也要分階段,各階段、各二級項目在五個成熟度提高的重點上也不不盡相同,但都要在一級項目的統合下進行,這樣,創新項目實施過程的每一個時點都是在實現産研結合、解決産研結合問題,而不是一個階段向另一個階段推進時把工作和問題累積在一起。

科研資源配置在産業公司也好,配置在院部或集團公司本級也罷,抑或其它什麽産業組織模式,如果不進一步在創新項目工作模式轉變和項目管理上下工夫,不具體解決五個成熟度提高工作的實際結合本身,都不可能最終解決産研結合問題。

 

多條技術線與多條産品線的結合:創新發展模式升級及體系規劃必須先行

我國很多具體承擔創新發展任務的産業公司,技術和産品單一——依靠一項技術的創新成果形成某一産品,且後續仍主要想以該技術線的不斷創新升級産品。而綜合性科研院所和集團公司,雖有多條技術線和産品線,但彼此獨立,互不結合。技術越走越窄,産業越走越衰。

多線結合,是當代産業創新發展的典型特征,即一種産品集成運用多項創新技術,依靠多項技術創新驅動産業發展。技術線和産品線過于單一,或缺乏多線結合,即便産研結合了也必然會存在以下問題:第一,競爭不力。即便有好的創新成果,與同時有多項技術創新的同類産品相比,仍將明顯缺乏競爭力;第二,速度不快。即便每次産品升級只更新一項技術,技術線越多的,表現出的産品創新升級速度就可以越快——即使其在同樣、甚至更低的技術創新速度下;第三,回報不足。技術成果只有用到更多産品上,才能有更高、更穩定的創新收益,以匹配技術創新的高風險和高投入。這三個問題共同導致了科研不足以支撐産業、産業不足以反哺科研,相互增強的産研循環無法形成,花大力氣形成的創新産業依然短命。

盡管我國絕大多數企業在産研結合這類基礎性問題上還沒能很好解決,但這並不意味著當前就應該只停留在單線結合模式上繼續努力。實際上,這種情況經曆一兩次以後,科研人員與産業主體就會相互抱怨、彼此對立,科研不願爲現有産業科研,産業不願爲現有科研産業,結果越是想在單一技術線和産品線之間實現産研結合,産研結合反而越是困難。

缺乏産業創新發展模式的認識及其升級意識,是導致單線不能走成多線、多線不能走成體系的前提性原因。不同發展方式下産業發展的基本模型不同,而當前很多試圖創新發展的企業仍然在用傳統發展方式下的基本模型——“産品-市場矩陣作指導,即通過現有市場滲透、新市場開發或推出新産品等方式實現産業發展。在創新發展方式下,技術-産品矩陣是思考和指導産業發展的基本模型,而産品-市場矩陣雖仍起作用,但只是第二位的。根據技術-産品矩陣,由低到高有11種發展模式,上面所說的實踐做法只是其中的兩種最低級模式(1-11+-1+)。只有不斷向更高級的模式升級(最高級的模式是n+-n+),不斷提高産業創新發展體系的內在質量,才能逐漸從單線走成多線、從松散走成多線間的深度結合;也只有了解各種模式的優劣、洞悉競爭對手的發展模式與戰略意圖、選擇更優的模式升級路徑,才能在産業創新發展上越走越快、越走越開。

(産業創新發展模式的詳細探討,參見《産業創新發展模式——T++與快創新一文;實踐中各種産業創新發展模式分析,參見《産業創新發展模式:幾種典型實踐及影響選擇的因素》。

 

 

 

  了解更多理論、知識、案例等最新研究,

  請加微信公衆號“FUTH企業創新發展”,

  免費獲取複斯公司企業創新發展研究。

 

 微信號:FUTH-CXFZ

         地址:上海市浦東銀城中路68號時代金融中心22樓   郵編:200120 

         電話:021-55951999(總機)  傳真:021-559529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1999-2015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