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文作爲特稿發表于2015年4月

《企業管理》

   該文發表時標題爲“産研結合的困境與出路”

 

 

産研結合的血脈:五個成熟度(5M模型)

                ¾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公司總經理 趙春明

高級咨詢師 史建玲

 

內容摘要:五個成熟度(5M)——技術成熟度、制造成熟度、市場成熟度、業務(商業)模式成熟度和組織管理成熟度,是産研結合的血脈。提高五個成熟度的過程,既是創新項目和創新發展的開展過程,也是産研結合的實現過程。5M提高工作有極強的規律性,只有遵循該工作規律,才能打通血脈,進而爲産研結合與創新發展建立起良好的微觀基礎。

 

系統揭示産研結合的內在工作規律,是完善産學研結合模式、進而解決其實踐問題的基礎和關鍵。

産研結合的工作規律由五方面認識組成:最終目標物、任務框架、影響因素、工作特性和問題內涵。

創新項目的最終目標物:商業綜合體(BC)

産業化項目是(商業性)創新項目的最後一個實施階段,因此可以說産業化項目的目標即是創新項目的最終目標。實踐中,對産業化項目目標的一般理解是“具備産業規模化運營條件”——以便進入産業發展的正常經營階段。但更具體、更本質的看,其至少有三層含義:

首先,産業化項目目標包含産業運營的五方面常規內容:技術、制造、市場、業務模式(或商業模式)和組織管理,且均需達到基本要求——可規模化;

其次,這五方面內容分別對應著五個體系:技術體系、制造體系、市場體系、業務體系和組織管理體系;

最後,産業化項目的目標物(指目標的整體對應物)就是由這五個體系共同構成的綜合體系——複斯將其稱作“商業綜合體”。它即是創新項目的最終目標物。

商業綜合體(Business Complex,簡稱“綜合體”)作爲創新項目的最終目標物,在實踐中多以“企業體”或“類企業體”的形式存在:

以“企業體”形式存在時,表現爲“初創公司”。其中,一類是技術創新型創業公司;另一類是科研單位(如研究院)形成技術成果後在其內部或拿到上級主體(如集團公司)層面所成立的新公司,並由其負責完成産業化及後續規模化運營工作。在集團公司內,這類新的産業公司可能存在于三個組織層級下:集團公司,研究院所(集團公司二級單位),研究所/室(研究院/所二級單位)。

以“類企業體”形式存在時,表現爲“虛擬企業”。即不成立新的公司,而是在現有主體內、利用已有的五大體系完成産業化和後續規模化運營工作。在集團公司內,表現爲既可能在研究院所內混合開展,或其下研究所/室內混合開展,也可能在集團各級産業公司內混合開展。

創新項目的任務框架:提高五個成熟度(5M)

既然創新項目的最終目標物是形成成熟的商業綜合體(具備規模化運營條件、可轉入産業正常生産經營階段),那麽要完成該目標,創新項目的工作任務就是要提高五個成熟度:技術成熟度(Technology Maturity)、制造成熟度(Manufacturing Maturity)、市場成熟度(Market Maturity)、業務模式成熟度(Business Maturity)和組織管理成熟度(Organization & Management Maturity),簡稱“5M”。

成熟度(Maturity),在這裏指項目目標滿足程度的一種度量,是衡量創新項目進程及控制項目風險的方法。其中,技術成熟度和制造成熟度目前已有一定研究(見《技術成熟度與制造成熟度》一文);而對其它三個成熟度的研究則很少,將五個成熟度納入到一個框架內進行整體研究和關注的,更是不夠、甚至是空白。當前的認識狀態,導致我國在創新項目的行動上普遍表現爲“兩階段工作模式”:先完成技術成熟度提高工作(科研),再完成其它四個成熟度提高工作(産業化),中間通過“産研結合”環節,來最後形成創新的最終目標物——成熟狀態的商業綜合體。

5M工作差異:三個影響因素

如果將創新項目的五個成熟度起點與終點之間的差距,稱爲“成熟度勢差”,那麽成熟度勢差越大,則工作張力就越大,提高5個成熟度的工作任務就越重、越困難。從影響成熟度勢差的共同因素看,5M影響因素主要有三個:

第一,創新程度。創新程度越高,創始點一般越靠前,所以5M的成熟度勢差就越大;反之,在微創新下,技術創新很低、技術成熟度勢差很小,其它四個成熟度勢差則更是近乎爲零,也就是說産業化工作可以“主要是技術的事”,其它都能在已有産業體系中直接實現。——此時,先科研開發、再産業化工作的“兩階段工作模式”自然不會遇到問題。

第二,行業准備程度。行業不同,也會影響成熟度勢差。如就制造成熟度而言,行業越成熟、越簡單、越通用,制造成熟度起點就越高,因此即便是面對相同的技術創新程度,制造成熟度勢差也會更小。我國當前化工行業中的制造成熟度起點顯然比裝備制造行業中的高,所以在相同的技術創新程度下,前者會比後者的制造成熟度勢差小,提高起來更爲容易。很多企業在跨行業發展時遇到的創新和産業化問題,往往與該因素有關。

第三,企業准備程度。行業只提供了一般性的環境准備,對具體創新項目來說,特定企業自身的准備程度是更直接的影響因素。如企業自身的組織管理水平,對成熟度勢差的影響就很大。對創新項目的組織管理成熟度而言,企業組織管理水平高,就相當于爲所有創新項目的組織管理成熟度准備了很高的起點,因此相同的創新程度下該企業創新項目的組織管理成熟度勢差相對更小。所以,越是成熟的創新型企業,其創新項目的組織管理實施越容易。處于轉型中的企業,其自身組織管理體系不健全、水平也較低,因此在具體創新項目上普遍容易遇到這樣的問題:創新項目的組織管理模式起點很低、提高很難。實踐中,很多科研院所和集團公司新組建的産業化公司長期長不大,名義上是“公司”了,實質上還是“小作坊”,組織管理模式長期達不到成熟度要求,其原因與這個因素有直接關系。

上述三個影響因素對5M中的每一個都有影響,只是具體方式、程度和表現會有很大不同,可結合具體創新項目的實際情況進行分析、運用。

5M工作特性:工作性質質變和關系模式異變

一旦成熟度勢差增大(如面對高創新項目),成熟度提高工作的性質就會發生“質變”:從常規工作變爲創造性工作、再到創新性工作。在較大的成熟度勢差下,成熟度提高過程本身就伴隨著創新活動,或者說,創新是成熟度提高的必須方式之一。爲此,創新發展既要技術創新,更要全面創新——也就是說,這一規律不僅左右著技術成熟度的提高,同樣左右著其它四個成熟度的提高。當前,人們深知創新在技術成熟度提高中的地位,甚至到了只知技術創新而不知技術成熟度提高的程度,但對其它四個成熟度提高工作卻很少有這方面的意識。——這主要是受到長期以來社會實踐水平的影響,看到的、聽到的都是成熟度勢差不大的項目。

工作性質的質變,進一步導致5M提高工作的關系模式發生“異變”:五個成熟度提高工作彼此失去獨立性!因爲:創造性或創新性的工作要求,首先導致每個成熟度提高工作都更具“不確定性”,這不僅影響創新項目的進度、費用,還會面臨能否實現的問題。如按照技術要求則制造問題解決不了,或者按照技術和制造的方案則市場工作沒法做——産品沒有競爭力,等等;但更爲困難的是,單項工作的不確定性進一步導致了五個成熟度提高工作都不能獨立開展,必須以相互參照、相互響應的關聯方式進行。如出現上述問題時,技術要做出改變以響應制造問題,或者技術和制造要同時做出改變以響應市場問題,等等。——而這又可能開啓了下一輪的不確定性問題,循環往複。

5M工作性質的質變增加了每項成熟度提高工作本身的難度,5M關系模式的異變又進一步加劇了成熟度整體提高的複雜性,結果“五個成熟度問題”由此産生——創新項目與産研結合工作執行難度更大、問題更多,商業綜合體完整、成熟形成更加困難,總之,項目風險急劇增加(參見下圖)。

(可點擊圖片查看大圖)

“五個成熟度問題”是創新項目的全過程性問題

需進一步說明的是,“五個成熟度問題”在這裏具有特定理論內涵:首先,它是一種有特指的問題類型,即由于實際工作沒能符合五個成熟度工作規律所産生的問題類型;其次,它著眼于問題但強調的是産生問題的原因;最後,它本身包含著理論背景——5M模型。

根據5M原理,技術成熟度越低、越處于研發的早期階段,則五個成熟度問題(5M問題)就越嚴重;而越到産業化的後期階段,則5M問題就越小。因此,5M問題是貫穿創新項目的全過程性問題,且越是前期越是嚴重。

所以國際上的優秀企業,在技術開發階段就同時並行5M工作。蘋果公司在新産品研發階段就不斷的做著市場方面的工作,在達到滿足技術成熟度提高要求的同時,也達到了所謂“饑餓營銷”的效果——實際上它未必是爲了饑餓營銷而饑餓營銷,而是因爲沒有達到商業綜合體的成熟度狀態,那時市場工作的目的不全是爲了營銷,而主要是在用5M集成工作模式進行該階段的創新項目執行工作而已。當然,也有做過頭的:谷歌眼鏡就是因爲在産品研發階段提高市場成熟度工作做過了頭,就像拿著喇叭不斷高聲說出自己的秘密和産品缺陷,結果該産品不得不停止銷售。

而在我國,很多企業則相反:産品研發階段只做技術成熟度提高工作。5M問題導致的制造、競爭力等風險因素不斷積累,直到最後都在成果轉化環節或者産業化階段集中爆發。 在實踐中,5M問題有形形色色的表現,《産業化之痛:接不住,做不了,賣不掉,長不大》一文中談到的問題,在根本上都屬于5M問題。

創新項目問題和産研結合問題,根本上是工作模式問題。即便是以企業爲主體的創新體制,雖有利于從組織上保障産研結合,但如果不深入研究並遵循創新項目的工作規律,采用更加適合的工作模式,諸如創新成果少、成果轉化和産研結合困難等創新發展局面就不可能得到實質性改變。

 

 

 

  了解更多理論、知識、案例等最新研究,

  請加微信公衆號“FUTH企業創新發展”,

  免費獲取複斯公司企業創新發展研究。

 

 微信號:FUTH-CXFZ

         地址:上海市浦東銀城中路68號時代金融中心22樓   郵編:200120 

         電話:021-55951999(總機)  傳真:021-559529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1999-2015 上海複斯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